“亮亮……”谢平之听完我的话,只叫了我的名字,半晌没再说话。

我于是找了别的话来说,给他讲了好多这些天和几个青葱少年拍戏的故事,夜幕降临以后,我定了周围最近的一间酒店住了进去,又定了隔天一早的机票。

米易的话说得在理,青葱少年拍戏的钱都是亲爹赞助的,我不能白白消耗,加上,谢平之看上去也没什么大碍,我就决定隔天一早赶回去拍戏了。

而谢平之,作为敬业的工作狂,对此没有什么异议,我走之前,他就问了我一句:“你们拍戏钱够用吗?”

听得我脚下险些一个趔趄,回了他一句:“够用够用。”

隔天回到剧组,一切照旧,大家也都当昨天我那戏剧的一幕不曾存在似的,不过我自此见了汤米都尽量的绕道,除了必要的工作接触,几乎不敢怎么跟他说话,毕竟我打了他一巴掌。

这段时间《橘子日报》炒的最热的八卦无疑就是谢平之英雄救美,与顾筱云两情相悦的故事,人人都在传这事,谢平之的粉丝还组队去顾筱云的微博骂她,说她是红颜祸水,带衰了他们的男神。

我每天都看得津津有味,贼坏心眼儿了。

穆娟在剧组拍戏的最后一天,对我说了一句很有深度的话,她说,跟事业心特别强的人谈恋爱不好受,尤其是在这个圈儿里,更难受,如果可以,不找圈儿里人是明智的选择。

我却有点儿摸不透她到底是在说她自己,还是在说谢平之。

拍戏的日子时间过得很快,天气渐渐地由温转热,春天的尾巴到了。

谢平之早出了院,可是手臂仍旧吊着,拍不了戏,只得先回家将养一段时间。

他回来的那天,米易自告奋勇地拉了司机去机场接他,然后又兜了一圈上剧组来接上我,终于才回了家。

打开门的时候,我看到了谢平之门下端端摆着的一个白信封,因为他手不方便,我就弯腰帮他捡了起来,无意中瞄见,信封上的字体娟秀温雅,落款是个欧字。

谢平之拿到信并没有着急打开,只放进了卧室,十分神秘,我姑且把它叫做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在谢平之在家休养的这段时间里,我时常去帮他做做饭,洗洗碗什么的,充分发挥了互帮互助的精神。

说起来,他最爱的一道菜就是花菜汤,做起来也不难,把花菜点一点橄榄油先煮熟了,再和着奶油和盐用搅拌机搅拌一下就成了,他却非常喜欢。

于是,我连着做了这道菜做了俩礼拜。

到了第三个礼拜的时候,谢平之就离家去参加今年的“华视奖”的彩排了,喝不上花菜汤了。

在原剧里,凭借陈杞的戏,谢平之今年得了最佳男演员的奖项,顾筱云得了最佳新人奖,自然是没有我什么事,可是意外的是,这次颁奖礼却也给我发了邀请函,我这才知道,原来今年“华视奖”增设了舞台戏剧一类的奖项,林栋的话剧被提名了,而我竟然也被提名了。

这个与原剧不同的转折让我有些兴奋,却无疑让米易更加兴奋,打从我收到邀请函,他就开始忙活了。

“芳芳,今天我们要去试礼服哦。”

“芳芳,今天我们要去试鞋哦。”

“芳芳,我考虑了一下,那天定下来那套礼服不大好,我调查了一下,很有可能跟那谁谁谁撞色了,还是再换一套吧。”

“芳芳,这套也不是很好,款式不special,不如我们去customize一套吧。”

……

就这样,米易每天都在我耳边折腾,一天三回,永不重样,有如魔音贯耳,直到颁奖礼前一个晚上,我终于解脱了。

最后定下来的礼服是一件黑色的无袖丝质长裙,缠成三股的丝带在脖子后面系了一个结,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后背,米易称之为“能露才能红”,我乐得解脱,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颁奖礼定在晚上八点,可一大早,米易就带着我赶场似的跑遍了spa,造型,化妆等等场所,一整天下来还特么就只吃了一根香蕉。

“芳芳,今天不能吃东西的,水也要少喝,不然礼服不能紧紧地熨贴曲线,就失去了美的灵魂和意义。”

我觉得这世上大概只有gay才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七点十五分,我们已经到了颁奖礼的停车场,颁奖厅设在城内最大的演出厅,因而停车场十分宽阔,米易嘱咐司机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停下,就开始一会儿拨弄一下我的头发,一会儿整理一下我的裙角。

我早等得不耐烦了,“米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下车啊。”

米易摇了摇他的食指,“耐心等等,我们不能早到,要等媒体都到齐了,去做压轴。太早了,太心急。”

于是我们堪堪等到了七点五十分,米易才放了我下车,一走到演出厅大门,面前就是一条长长的红毯,两旁摄像机和照相机架得就像百门大炮似的。

米易不走正门,留我一个人去接受闪光灯的洗礼,他说:“芳芳,你要笑出你最好看的样子。”

我点了点头,穿着我的黑裙子,尽量笑得自然得走上了红毯,并且按照米易的指示,每走三步就要360度的无死角的转一圈,等到把红毯走完,人就跟贫血似的,有点晕。

好不容易进了场,灯光很亮,到处都是人头攒动。指引员把我领到了座位,在第五排,算是比较靠前,黑皮椅子背后贴着我的名牌,再一细看,一左一右,一个是穆娟,一个是于晴,并且两个人都到了,我一落座就成了德法战场边界那一根可怜的导火索。

我心想,谁特么这么缺德,要把我安在这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华中文网【w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重生娱乐圈之寻芳》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白荔猫
(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都说了我很娇纵了》求收藏)(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登基,从穿成外道女修起》)■■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一是天生神童,却母亲早逝。二是幼年受尽万千......
言情连载13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