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之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华中文网w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悠长轰鸣的汽笛声戛然而止,娄千菁一手牵着张怡,站在人群前面。

所有人都翘首以盼,默默等待自己期盼已久的人。

火车上的人流缓缓流出,和外面等候的人一起,慢慢往火车站外走去。

娄仁城这次打扮得很自己,穿着之前娄千菁结婚时穿的针织衫和黑色西装,身姿挺拔,下车的时候频频让周围的姑娘回头看他。

娄仁城先下车,看见娄千菁后,笑着冲她挥手,然后回头,对着车厢里面张嘴说了几句什么。

片刻,娄仁城牵着一个身穿翠绿色碎花棉袄的女人出来。

女人年龄看着不大,脸颊上还有农村人常年干活专属的驼红,里面夹杂着点点血丝。

娄仁城对女人说了什么,女人顺着娄仁城的手势往娄千菁这边看来。

娄千菁猜到这人就是自己哥哥的结婚对象,连忙抱着张怡往他们那边走去。

张巧慧有些害羞,看着走近的娄千菁忍不住抿唇,目光羞赧地躲闪,但又忍不住将视线投向娄千菁身上的百褶撒花裙上。

“哥。”娄千菁抱着张怡,用手颠了一下,示意她叫人。

张怡软糯糯的声音响起,“舅舅舅妈好。”

娄仁城对于孩子的出现脸上显然有几分意外,视线在二人之间巡回。

当初结婚,没听说付云深有孩子或者养女啊。

娄千菁看出娄仁城在想什么,“哥,小怡的情况有点复杂,以后我会跟你解释的。”

有了娄千菁的话,娄仁城这才对张怡露出笑颜,伸手将她怀里的孩子抱过来,“来,小怡吃糖。”

娄仁城从兜里掏出一颗红艳艳的喜糖,拆开糖果递给张怡。

张怡:“谢谢舅舅。”

张巧慧本来还有些羡慕娄千菁,可是在张怡叫她舅妈的时候,这份羡慕却戛然而止。

没有谁会愿意养别人的孩子,说不定这孩子正是她相公和某个小三生的,如今她嫁过去,不过也就是委曲求全。

“小怡今年几岁了呀?”张巧慧起了试探的心思,笑着不动声色地套张怡的话。

张怡伸出无根手指,对张巧慧道:“舅妈,小怡今年五岁啦。”

张怡的年纪让张巧慧忍不住唏嘘。

娄千菁把张怡从张巧慧的怀里抱出来放在地上,“哥,嫂子,咱们先回去吧,家里云深应该做好饭了。”

娄仁城和张巧慧点点头,几人一起出了火车站。

路上,娄仁城说明了自己这次来的意思,两人想要在京市这边买一些结婚要用的东西,比如两个新人要一人买一件新衣裳,还有三转一响,床上用品等等。

张巧慧的眼光高,镇上的很多东西她都看不上,听说娄千菁嫁进城里,便想着到京市来买。

一来两人都没有出过远门,这次就当出来见识世面了。

二来是张巧慧想看看自己婆婆口口声声挂在嘴上的女儿,究竟是个什么样。

刚进弄堂,张巧慧就有些挑毛病的道:“小姑子住的这地儿应该不咋安全吧,看起来流动人员挺多的,平时都是你和小怡在家吗?”

娄千菁闻言,眉心微不可查地一皱,原本看向张怡的视线投向张巧慧,“是。”

张巧慧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意味不明地一笑,“他也不怕你俩待在家里不安全。”

张巧慧早就听说了娄千菁在城里的事儿,市医院抢着要她,可是她却偏偏不去上班,自己老公就养着她这么一个废人。

如今娄千菁这个居住地方,终于让张巧慧心里有一丝莫名的快感。

娄千菁大概看出张巧慧是在嫉妒她,也懒得追究。

走到弄堂最里面,娄千菁本来打算掏出钥匙开门,却发现门只是虚掩。

娄千菁推开门,张怡率先跑进去。

“干爹,我们接舅舅舅妈回来了!”张怡一路小跑,进了院子。

然而院子里却安静得出奇。

娄千菁没有闻到付云深的饭菜香,赶忙进屋查看。

院子里果然没人,娄千菁摸了摸灶台,冷锅冷灶,一抬眼发现鱼和菜都在自行车的篮子里放着。

娄千菁觉得奇怪,付云深平时总是叮嘱她,自己不在家,一定要关好门,不可能不关门就出去了。

“云深不在家吗?”娄仁城和张巧慧此刻也已经进来。

张巧慧本来还有些唏嘘娄千菁的遭遇,可是在看见这独立的小小四合院时,心里扭曲的嫉妒又开始作祟。

“妹夫这也太敷衍了吧?”张巧慧有些窝火地走到石桌旁坐下,目光环顾四周,越看,心里的不平衡感就愈发加剧。

娄千菁碍于娄仁城的面子,连忙道歉,“嫂子你别怪罪,云深他肯定是看菜不够又出去买菜了。”

话虽这么说,但娄千菁还是眼神示意娄仁城。

娄仁城接到信号。

娄千菁:“小怡先跟舅妈在家玩会儿,干妈要和舅舅要去农贸市场找找干爹。”

娄千菁和娄仁城出门,但二人并未走远。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