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九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华中文网w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安宁眼底燃着怒火,咬牙道:“小殿下,前几次是我得罪了你不假,可我今日只是从你桌案前路过,并不晓得你那玉簪是如何摔下来的!”

李怀熙不作声,屈起指节叩了叩案桌。

秋白立刻躬身向前,不卑不亢的对着李安宁开口:“安宁郡主这是说的哪里话?奴才和几位少爷小姐都看得分明,的确是您撞掉了长公主的玉簪。”

李安宁冷笑两声,忽的抬手指向潘洪:“你说,是我撞坏了殿下的玉簪吗?”

潘洪支支吾吾的没有说话,从他的角度来看,公主的身子将他挡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发生了什么。

“我……方才我……”潘洪的唇哆嗦着,他既不愿意撒谎,也不愿安宁受委屈。

倒是一旁乐得看热闹的楚明泽插进来,扬声道:“我瞧见了,安宁郡主刚从殿下桌边走过,那根放在桌上的玉簪便立刻从桌上掉下来,想来和安宁郡主脱不了关系。”

“楚小公子,你倒是惯会同我作对!”李安宁斜睨他一眼,再次看向李怀熙,“殿下,你想冤枉我没那么容易,此事我不会认的。”

她慢条斯理地捋过一缕长发,方才的怒气慢慢平息下来,“小殿下,陪你做读书君子的这场闹剧就到此为止吧,本郡主不奉陪了……”

李安宁轻嗤一声,转身大步离开,潘洪见状心下焦急,连忙凑在李怀熙面前,“殿,殿下,我也有事,今日便先行离开了!”

李怀熙朝他随意摆手,见他火急火燎的追了出去,自己也站起身朝着屋外走去。

她从沈景洲的面前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身上清幽冷甜的海棠花香丝丝缕缕的飘过来。

沈景洲低声唤道:“殿下……”

李怀熙并没有停下脚步,恍若未闻般的踏出了房门,迎着光的背影上染着几分清寂。

沈景洲放心不下,他回头看向殿内仅剩的两人,才女柳灵誉一心沉迷于书中,想来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而楚知柏则略显茫然的瞪大眼,额头上的伤口还未愈,瞧着有些滑稽。

他轻叹一口气,“你们二人先回府吧。”不待二人回话,他便急匆匆地追了出去。

宫道两侧花团锦簇,几位洒扫的宫人见到李怀熙走过来,立刻诚惶诚恐的跪下行礼。

李怀熙笑眯眯地颔首应下,面上竟不复方才落寞之意,她随手将断成几截的玉簪丢在秋白手里,“今个儿毁了你的玉簪,来日本宫再赔你几支金簪可好?”

秋白恭敬地举着手接过碎玉,又从怀里抽出一方香色绸绣花手帕,仔细的将碎玉包裹好收进怀里,“奴婢头上一根不值钱的玩意儿,能帮得上殿下,那已经是我的福气了。”

李怀熙点头应下,又听到丹阳刻意压低的声音:“殿下,沈大人追上来了……”

下一刻沈景洲清冽的声音响起来,“殿下!”

李怀熙收起面上的笑意,回身静静望着他,“沈大人可还有事?”

沈景洲站在她面前,似是方才走得急了,手抵在唇边轻咳两声,垂眼间看向李怀熙的手,“殿下手上的伤,可要传太医一瞧?”

“沈大人你瞧,这小伤也不打紧。”李怀熙朝他伸出手,白嫩的掌心上可见数道细小划伤,正不断向外渗出血珠。

饶是李怀熙语气轻松,但那些伤口仍让沈景洲心惊不已。

他忽然抬手,撩起宽大的衣袖,用力撕下袖边一角,天青色柔软的布条落在他的手中。

他抿着唇去碰李怀熙的手,低头将布条小心翼翼地缠在她的手上。

一旁的丹阳和秋白神色俱是一变,几乎立刻要上前制止,却在触及李怀熙的目光时,立刻识趣的停下脚步。

李怀熙悠悠收回目光,看向面前之人,他的手指修长,天青色布料衬得他肤色愈发白皙,微凉指尖不时蹭过她的掌心,有些许发痒。

四周安静无声,沈景洲的神情专注,仿佛手中捧得是千金难买的美玉。

他拉紧布条,动作轻柔的打了一个结,紧绷的身子微微放松下来,“回去后仔细些,莫要碰水。”

李怀熙盯着手上包扎好的伤口,面露一丝困惑,“沈大人,朝中关于本宫流言那般多,你就不怕我吗?”

她双眉微蹙,杏眼微睁,是少见的娇憨模样,沈景洲被她的话逗笑,眼底笑意如春风般和润。

“为何要怕?”沈景洲望着她的眼睛认真道:“我做蒲老先生门下弟子时,曾听他说过,既为人师,便应诲人不倦。”

“如今我既然做了公主少师,也当如是。”他顿了一下,“从前之事皆不作数,日后殿下若有错,那也是错在我不曾尽少师之责……”

“那你会信我吗,信我并非他人口中那般乖张不羁?”

沈景洲没料到小殿下今日这般认真,他的又不由自主的摩挲起腰间的玉佩,轻声答道:“自然是信的。”

他后退两步,拱手行礼,“殿下,臣还有事,先退下了……”

李怀熙盯着他清隽的背影,一只手摁在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处,很快青色布条隐约透出血色。

“殿下!”丹阳和秋白同时惊呼道。

李怀熙回神,她松开手,对着沈景洲的背影喃喃道:“说得真是动听……”

丹阳不清楚她在想什么,只是问道:“殿下,那明日可还按照计划行事?要不要把赤嵬军带上?”

李怀熙闻言眉梢一挑,“明日照旧去轩王府,只是区区一个李安宁,何须动用我的赤嵬军,挑一些侍卫跟着去便罢了。”

正午的阳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抬手挡在额前,目光又看向远方,“李安宁几次三番挑衅于我,也该让她吃些苦头了……”

“何况那轩王府见不得光的后院内,还有个人等着本宫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