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星际肇始》转载请注明来源:文华中文网whzww.com

书封面

嗨?想我了吗?无论何时何地,爱莉希雅都会回应你的期待~(ai绘图:爱莉希雅)

......

......

不久前,他曾踏着众人的尸骨,走进爱莉希雅倾尽一切为他开启的那片【虚无】,升入了那本不属于人类该踏足的维度。

【交易】甚至比他想象中要轻松的多,他并没有发挥比上一次崩坏时更强的力量去对抗【茧】,当然,真正在茧面前时,就算是几倍于那时的力量,大概也形同虚设。

所以,这是一场真正的交易,只是......

当虚数的枝杈开始将茧接入、在已知的一切已然走向终结之时,他自然也因此丧失了几乎是“身为人”的一切。

所谓形体,所谓意识,所有的所有,在这里都失去了意义。

这本该是【创生】的时刻,一切将从这里重获新生,而讽刺的是,开启这一创生的“人”,却要就此真正的死去了,带着他记忆中的一切,那个世界,一起死去。

想到这里,**该流露出什么样感情,又或许是恰巧在这一刻,他已经彻底失去了那种表达与思考的能力。

他开始感觉到身体变轻了,又或者说,身体正在慢慢消失,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体各处在慢慢变得透明,那些色彩也逐渐化为烟尘四散而去。

他就这样平静的、任由自己的身体发生变化、消解、进而消失,没有一丝挣扎。

人生的走马灯开始不断从他的脑海中上演,他断断续续的回忆着种种过去,直至切身感到思维也成了一件极其困难的事,他已然没有任何办法再做任何事,他甚至已经不能再“看到”任何东西,因为曾属于他身体的一切,如今已然四散飘零在那无尽的虚空之中。

............

他明白了,这就是他所要面对的【死亡】。

这当然已是最后一步了,是比终焉更加名副其实的“终结”,身为当之无愧的人类最后的【英雄】,他自然曾无数次接近过死亡,甚至“感受”过死亡。

但就在此时此刻所经历的,如果可以被称作死亡的事,他却是从没预想过的,当然对于本质上仍只是“人类”的他,这也是完全不可能想象到的。

“现实”的“看见”早已不再可能,但他此时却也的确从某个角度“观察”到了一些东西,就好像是在看别的物体一样,他“亲眼”看到自己的经历、思想碎片凌乱的飘荡于各处。

在那样怪异的观察角度下,他就那样看着那些属于自己的一切,那一张张堆叠起来的画面,就像是液压机下无助的奶油蛋糕,被挤压的五彩斑斓、难以分辨,而后便向远处无限伸展。

随后,他便看到自己的形体也脱离自身而去,像一条拉的极长的泡泡糖,在抵达无限远处后慢慢变淡,直至透明,而后,在他眼前的,便只剩下无尽的混沌......

如果说还有什么能表现出他的确还“存在着”,恐怕只有那浅浅的线条,宛如铅笔轻轻在白纸上勾勒而出的形体轮廓。

曾作为人类最强的战士,如今在这种境遇下,也只能静静等待,等待着属于他自己的终尽。

“大家......我做到了......”

“爱莉希雅......”

“梅......”

“你们......”

“看到了吗?”

“......”

他分明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一切特征,他的形体,他的精神,早已化为点点微光,遍布那一整片【虚无】。

但他似乎仍旧能听到自己的“心声”,只是在这种状态下,他早已无法再有记忆,只能本能的、重复的喊着那些名字,一遍又一遍。

他甚至早已遗忘了那些名字究竟是谁,他甚至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脱口而出便是那些人的名字,他只是觉得一定要这样做,一定要......告诉他们......

告诉他们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IRAuka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华中文网w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