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华中文网w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乔夏是高考结束后才知道自己是一杯倒的。

谢师宴上,他向一直对他关爱有加的老师敬酒,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和现在的他一样。

他的头昏昏胀胀,仿佛顶了千斤的重量。

喉咙也涩得要命,简单发出一个音节,嗓子就像被刀割一样。

乔夏眯着眼,手撑着床头柜行动迟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重重坐下的那一瞬,屁股传来火辣辣的痛,腰也酸得不行。

乔夏被痛清醒了。

他一把扒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现实让他几近昏厥——

他穿的衣服不是昨天那套衬衣,而是一件宽大的白色居家服,堪堪遮住他的大腿。

大腿处还残留着红色的手印,满身的酸楚也做不了假。

乔夏只记得自己坐上梁语竹的重型机车亲他那颗痣的情景。

宿醉后的酒中菜鸟对于记忆里最后一个画面额外印象深刻。

是他勾住了梁语竹的脖子,把他拉倒自己眼前,他的手指微张,搭在梁语竹后颈时,不是蛮横冲撞的,而是带着亲昵的轻轻触碰,他还故意用指尖勾了勾那处敏感的皮肤,然后他吻住了梁语竹的那颗痣。

男人的喉结碰不得,这是赤/裸/裸的勾引。

脑子里嗡嗡作响,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声音,这些声音在他脑子里各自为战,却又重复着同一句话。

“你主动和梁语竹酒后乱/性了。”

意识彻底回笼后,乔夏含着赴死的心情打量这个陌生的房间。

极简的现代装修,整个房间以黑色元素为基调,开阔的落地窗被薄纱罩着,丝丝缕缕的晨光流窜进来,将整个房间映得亮堂,驱散了原本的冷冽。

床是宽大的,被套是柔软的,还溢着舒适的清香,乔夏的心却比十二月苍茫的雪还要寒。

卧室外传来拖鞋趿拉的声音,乔夏拖着半残的身体,忍着不适,迅速藏进了被子里。

他拒绝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醒了?”梁语竹停在了床边。

乔夏装死。

“你的衣服我已经洗了。”

乔夏继续装死。

躲在被子里他有些呼吸不畅,于是他悄悄在头顶敞开了一条缝隙。

“你的萨摩耶我也遛了。”

“昨晚,早上,两次。”

!!

乔夏猛的掀开了被子。

遭了!

他居然忘了家里还有个罪魁祸首没有投喂。

“我已经喂过了。”

“哦……”乔夏浑身紧绷的劲儿卸了,尴尬地靠在床头。

梁语竹穿着和他同款的栗色家居服,手里端了杯牛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