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插曲结束,凌雪高兴的带领凌菲和秦然往前边走,路段是水泥路还算平坦,但有些许路段没有修好坑坑洼洼,凌雪一边喋喋不休的介绍那户人家。

他们初来乍到,又临近晚上,确实应该找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走了几分钟就到了凌雪口中的那户人家。

凌菲抬起头望去,一户有两层楼的房子映入眼帘,门口的路是大块的水泥铺设而成,看上去很宽敞,门口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女娃趴门框那好奇又谨慎的盯着他们看,凌雪上去跟老爷爷说了两句话,老爷爷立刻起身走进厨房。

凌菲听不懂这里的方言,不知道老爷爷进厨房干什么,但看着老爷爷慈眉善目的模样以及和凌雪熟络的态度,觉得应该是个好人。

凌菲把凌雪拉到一边,小声问道,“你跟这位老人家说什么了?”

凌雪说道,“跟他说你俩先住在这里他同意了,他说很久没这么热闹了感到很高兴,并且要杀鸡招待你们。”

凌菲面露为难,赶忙说道,“你跟他说不用了,我们随便吃点就行了,太麻烦他了。”

凌雪轻轻点头,起步进厨房低头跟老爷爷说话,老爷爷手里正拿着鸡和菜刀,听到凌雪的话,表情茫然的抬起头,往门口看了凌菲秦然一眼,又对着凌雪说了几句凌菲听不懂的当地方言。

凌雪无奈的走过来,开始跟凌菲翻译,“老爷爷他觉得你们是远方来的客人,必须要招待你们,不然他今晚睡不着。”

凌菲听了,顿时愣了愣,感到无奈又好笑,看了秦然一眼,也发现秦然也一脸无奈,不禁轻轻摇了摇头,“哎,算了,随他吧,你替我们跟老爷爷道声谢。”她心底估摸着等回去时一定要给老爷爷包个大红包,不能白吃白喝人家老爷爷的。

老爷爷做的白切鸡和鸡汤很美味,鸡有鸡的味道,汤有汤的味道,清清甜甜的口感非常下饭。

凌菲连干了三碗米饭,吃饱喝足,她想洗个澡休息一下,在凌雪的带领下,她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凌雪,“姐,你今晚睡这,我就住你隔壁房,有事叫我。”

凌菲看见她的脸,心疼的用手碰一碰,“还疼吗?”

凌雪摸摸脸颊,无所谓的笑到,“这点小伤,一点不疼。”

凌菲又气又心疼,瞪她,“以后打不过就跑别硬抗。”

凌雪说道,“打不打得过还不一定,她在我身上也讨不到便宜。”

凌菲想起李嫂的眼睛被打成熊猫眼,忍不住噗嗤一笑,捏起凌雪的胳膊肉,揶揄道,“是是是,你最厉害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凌菲起床出门,听见一道短促的惊叫声,她疑惑的顺着声音走过去,在经过一个房间时突然有个身影撞了过来,她将要摔倒时又被人拉了一把。

她看见秦然神色有些许慌张,又但很快转瞬即逝,恢复平静如常的表情。

凌菲问道,“你怎么了?”

秦然淡淡道,“没什么。”

她狐疑的看着他,又往屋里看一眼,发现一只蟑螂在地上爬。

顿时忍俊不禁,“你怕蟑螂?”

秦然冷淡,说道,“没有。”

“你平时看着很高冷,我想象不出来你害怕的样子,今天真是难得一遇。”凌菲根本不信,她一边说着,一边绕开他走进屋里,对着蟑螂来一脚,当场把蟑螂踩死了。

秦然看见凌菲踩死了蟑螂,脸上露出一丝讶然,当凌菲捏着蟑螂的长须朝他走过来时,他瞳孔微怔,为了不被菲菲小瞧,强装镇定。

凌菲用蟑螂在他眼前晃悠,轻笑道,“真的不怕吗?”

“把它丢了吧,别脏了手。”秦然面色看似波澜不惊,但脸皮的微微颤动出卖了他的心情,他内心并非表面的这么镇定。

“哦,好。”凌菲听话的把蟑螂随手一抛,蟑螂尸体顺着阳台落到一楼,没几秒,楼下传出尖锐爆鸣。

“啊!有蟑螂!有蟑螂!快踩死它。”凌雪摸一把头发,发现手中的蟑螂,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上串下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