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霆修1愣,抬起头来,目光幽暗的看着她。

他从未听过这句话,他们在1起5年了,除了那次她喝醉酒,其它时候他都是很克制的。

“孩子?”

他的眉头拧紧,显得特别英俊帅气,何恬看呆了,他的眼睛真的太迷人了。

她低喃着:“你要当爸爸了,孩子就在这里。”

说着她抚上小腹,眼里泛起泪光,“我的孩子!”

厉霆修听到‘孩子’2字,他的表情变幻莫测,“我们结婚这么久,你1直瞒着我,是因为你不想要我的孩子?”

他的语气里透着失望,他以为她是爱自己的。

原来,她骗了他这么多年。

何恬怔怔的看着他,“你不喜欢孩子吗?”

厉霆修的眼底划过1丝阴霾,“不喜欢。”

何恬难过的说:“那我就生下他,等他长大了,送给你玩。”

她的态度坚决,1点也没有因为厉霆修是孩子的父亲而有半分迟疑或者犹豫。

他们才刚领证,厉霆修的情绪有点失控了。

他抓狂般怒吼。

“谁允许你拿掉他的?你必须留下他。”

他的语气非常凶悍,把何恬吓到了。

“阿修,你疯了?”

这么多年他不都没有找女朋友吗?现在竟然想要孩子了。

厉霆修咬牙切齿,恨恨的看着她,“恬恬,我再问最后1遍,你到底想干嘛?”

他已经忍无可忍了,这女人不止欺骗了他的感情,还骗他说孩子没了。

厉霆修的心好痛,这种感觉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体验过了。

何恬的目光冷下来,“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你又不肯娶我,你想要这个孩子干嘛呀?

你想要我生下来就是个拖油瓶,你就可以不负责任是吗?你混蛋!我讨厌你!”

她歇斯底里的骂着,心脏像是被人挖走了1般的痛。

厉霆修的心被她这番话狠狠地撕扯着,这是他的孩子啊!是他厉霆修的血脉。

她竟然连孩子都不要,是他的存在阻碍了她嫁入豪门吗?

想到她曾是豪门千金,他的心里又涌上了嫉妒。

他从未嫉妒过任何人,但是她,他不得不承认他嫉妒,他很嫉妒她,她凭什么拥有那么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