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清河出道以来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最初那会儿他确实会被激怒,会被一些言论影响,会半夜拿出终端看别人怎么评价他的演技,评价他演的剧情。

但是后来听多了,看多了,已经可以做到完全不受影响,且我行我素。

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么当面拒绝的这么彻底。

且不说以后这座小岛的归属人是谁,当下他还是这里的主人。

就算军部要收编,那也是要给出相应的赔偿的。

他跟闻荆没提起过赔偿的事情,那是他跟闻元帅的交情,跟十二军团有什么关系?

时清河尚未理论,对面两个人还在喋喋不休。

“这些个明星表面上个个风光无限,纸迷金醉,遇到危险还不是需要军团出面。”

“除了一张脸,其他有什么能看的。”

“老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娘儿吧唧,扭来扭去的人。”

“嘿嘿嘿,扭起来好看啊。”

两个人看似小声的对话,可这话说给谁听的,不言而喻。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很多人,自己过的不如意的时候,总喜欢将自己身上的疾苦和痛楚推卸到旁人的身上,觉得自己不痛快一定都是别人的错。

别人的优秀那都是运气好,自己的苦难全都是上天不公,反正千错万错,他自己肯定没错。

如果有机会能高高在上地使用自己的权利对着这些他们认为光鲜亮丽的人颐指气使,那种虚荣和成就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才是高人一等。

什么大明星,不过如此。

时清河捂着嘴笑了一声。

两个人有些看不惯,不禁抬高了声音:“你笑什么,赶紧走,不然你这就是妨碍军务。”

“妨碍军务往大了说,那可是重罪。”

两个人一唱一和,显得自己非常的有气势,可在他眼里却是无比的滑稽。

时清河忍不住就想起来在军舰上见过的那些第一军团的人,哪怕是他已经站在了控制室的门前,那些人也依旧彬彬有礼,进退有度,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军部特有的气质。

再看看眼前的人。

这或许只是十二军团里的个例,但并不难看出整个军团的质量。

跟第一军团相比,真的是差的太远太远了。

在这一刻,他突然就理解了闻荆想要合并那些小军团,统一收编的举措,此举虽难,但对未来军团的发展却是极为重要的。

时清河:“问你们个事儿,知道里面那几个东西怎么死的吗?”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嗤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是你杀的不成?”

“哈哈哈哈哈,笑死人了,一个靠脸吃饭的,在这里装什么比。”

下一刻,这人就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竟是再也没能爬起来,捂着肚子痛苦的□□。

时清河收回脚,弹了弹裤脚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向来与人为善,但也只是对人。”

另一个人看形势不对,正准备扯着嗓子摇人,还没张开嘴巴就被时清河用同样的方式踹飞了出去。

他理了理袖子,不慌不忙地往里走了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躺着的痛苦不堪的两个人,面色平静:“垃圾。”

这不是嘲讽,而是真心话。

除了门口看守的这两个人,别墅里已经进去了一群人,正在对那个怪物的尸体进行现场勘察。

所有人都带着面罩,只是看到眼前的场景的时候,还是差点没吐出来。

黄色黏腻的血液溅的到处都是,地上,墙面,天花板,无一幸免。

三具尸体已经全没了生命体征,倒在地上,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面部全都被毁了,哪些血液全都是这些东西挣扎地时候溅出来的。

“天哪,这三个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上次据说也是这个小岛附近,发现了一个巨型的章鱼,听说被待会中心研究所去了,到现在还没个结果。”

“这东西也太大了,竟然被元帅一个人给干掉了,他还什么装备都没有。”

“这就叫大,你们没瞧见外面那个,那个才是最可怕的。”

“行了行了,赶紧将现场勘测完,你们是不嫌弃臭吗?”

为了不再耽误时间,时清河没当着那些人的面走,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在那几个东西身上的时候,他悄无声息地上了楼。

监控室在二楼的房间,跟管家住的地方只隔着一堵墙,就是为了方便查看小岛上的情况。

时清河进去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监控大概被破坏了,对方处理的很干净,不光是监控处理了,连带着前一段时间所有的云端视频也都清理的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留下。

到底是谁下的手?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掩盖什么?

时清河百思不得其解,也不明白自己的小岛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些变异生物的背后像是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搅动着局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华中文网【w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我们真的不是情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