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头的刘嬷嬷抖得如筛糠,抬起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

德妃一个杯盏砸下去,在刘嬷嬷头上砸了个血窟窿,刘嬷嬷顾不上疼,疯狂磕起头来:“娘娘饶命,娘娘饶命,不关奴婢的事啊,不关奴婢的事,是是是......是小邓子,今儿个出去都是小邓子跟着的,对,一定是在宴上吃了什么,郡王他们欢宴,肯定没照顾好小阿哥。”

小邓子没想到火会烧到自己身上,连忙膝行上前回话:“不关奴才的事啊,奴才对阿哥入口的东西奴才都思量过才敢吃的,就就......就只有四阿哥,四阿哥......”

德妃怒火上涌,这个四儿子生来就是克她的。

大半夜的,胤禛听说前面永和宫闹起来,十四性命垂危,皱着眉头起来穿上衣服就去了,还嫌弃苏培盛慢,直接系好腰带就走了,上面还有几个扣子是一边走一边扣的。

胤褆和舒沅消息灵通,自然也是知道了这件事。

胤褆纳闷,好好的怎么人就要不行了。

现在他们也是做父母的,对于这些个小孩子存了一份慈母之心,因而心里也很担心。

舒沅迟疑:“咱们要不然去看看?”

胤褆:“大半夜的,怎么好去后宫里?”

夫妻俩按捺住,舒沅惊讶过后就平静了,十四以后还要做大将军王呢,肯定不会有事的,小孩子三灾五病都很正常。

把胤褆按住往怀里一塞,就睡了。

胤褆一惊后也坦然了,他对下面几个弟弟向来不甚关心,十四更是没见过几面,更没什么情分。

胤禛大半夜从东三所里赶到永和宫,正碰上太医进进出出,院子里灯火惶惶,空气中似乎都有紧张的氛围。

他心头一沉,到了明堂上,就看见德妃呆呆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

她好像看见他了,又好像没有看见,喃喃道:“也是这样的夜晚,小六发了烧,那晚太医是真多啊,但就是这么多的圣手都挽救不会一个孩子的命,天命如此,非人力可为,但真的是天命啊?”

她遽然抬头看向胤禛,眼睛里竟然带了些恨意,完全不像一个母亲的眼神。

胤禛怔怔,恨?额娘恨他?

一时间巨大的惊惧和委屈铺面而来,惊涛骇浪般几乎要把他淹死。

为什么一个母亲会这样对他的儿子,一下子如坠寒冰地狱,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胤禛站在哪里很久才喉间发涩地问:“德额娘这是何意?难道十四发热是有人做手脚?”

德妃垂下眼眸,轻声细语中带着阴沉的晦暗:“谁?你难道不知道吗?你难道不清楚吗?”

旁边已经被打得半死的太监膝行爬过来,声音凄厉:“是四阿哥,是他给小主子吃了不好克化.......真的和奴才无关啊,饶命啊......”

胤禛被小太监拽到衣角,竟没有人上前拉扯开,以至于他被拉得一踉跄,跪在了地上。

他仰起头,牵着德妃的衣角,不可置信道:“额娘......额娘相信他?”

德妃拂开了他的手,静默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胤禛脸涨得通红,他的亲生母亲竟然认为他是个心狠手辣算计幼弟的人?

眼里含着戾气,像是要发狂的公牛,把那小太监提起来,恶狠狠问:“到底谁让你陷害爷的?”

那小太监本就受了些刑法,又惊惧至极,竟然晕了过去,看着就像是被灭口。

德妃拍桌子:“够了,你还嫌不够乱吗?”

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嫌恶,她心烦意乱。

胤禛突然沉默下来,掩在袖中的手心掐破了手掌。

德妃看着大儿子这样,又畅快又有些心痛,眼睛微红,心内五味杂陈。

胤禛目光空茫,沉默地坐在椅子上坐了一夜,天色将将有些微亮的时候,十四的情况稳定下来,胤禛才回了东三所。

一夜寒凉,胤禛少年人铁打的身子骨也接受不住,继十四之后,他也发热了。

苏培盛吓得赶紧去找太医,但是胤禛拉住了他,“不准去。”

苏培盛急的眼都红了,“哎呦,我的爷,不去找太医,那您可怎么办呦。”

胤禛红着脸,满脸倔强,“不准去就是不准去,你听爷的还是听别人的。”

苏培盛看着主子这样,急的团团转。

喂了些温水给四阿哥喝下之后,他就退回去了。

他思索了一会儿,就去头所找了郡王夫妇。

胤褆和舒沅正睡着,就被吵醒了。

“什么事?”

碧云隔着纱帐轻声回道:“是四阿哥身边苏公公来,说是有要事禀报。”

胤褆翻了个身,“不见。”

四弟是有什么大病,大早晨的扰人清梦,而且他们熟到这个地步了吗?

舒沅想要起身,被胤褆一个胳膊压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华中文网【w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大福晋作死日常》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浪漫星球

浪漫星球

酒尔呀
下本《淮淮起意》轻悬疑搞笑甜文求收藏!公主先请看文案:乖酷传统学霸少女VS竞赛冠军清冷拽哥天才少男少女的双向暗恋|超甜|偏群像对于喻时,周聿也记住这个人远比记住名字更来得深刻。第一次对喻时有印象,是他摊着双腿无聊坐在小卖部,修长有力的手指正灵活地转动着一个魔方,手背上青筋若有若现。直到头顶前方传来一声清软嗓音。“老板,结账。”一道阴影覆盖下来,落在了他的头上。他抬起头,看向柜台处立着的少女,一身穿
言情连载28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