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引愁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华中文网w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影绰绰,琉璃盏中烛火“噼啪——”一声发出细小的爆鸣声,司徒琰立在灯影下,半张脸孔隐在阴影中,被昏黄的烛光照亮的领半张脸上在一瞬间闪过一丝委屈受伤……

如此表情,不应该出现在一个玩世不恭的王爷脸上……

林琬猛地一怔,下意识反驳道:“并不是,虽然王爷不在乎世情小节,如此我行我素的举动,不免招来非议,您身为王爷,尚有人敢于犯上直言,我一介小小武官,又会招来何种非议?我只是担心……”

林琬的话瞬间拉回了司徒琰濒临暴走的理智,他敛目望向那双毫无躲闪之意的黑眸,眸光微动,突然后退了几步,直到彻底将整张脸隐入黑暗之中,让人再看不到他的神情。

“如此说来,还是本王的错了?”说着,黑暗中的人影抬手捂住上半张脸,扭头垂首低声道,如往日一般华贵的语调如静夜里的丝竹般缓缓响起,“抱歉,方才我情绪有些失控……”

“不……”林琬缓缓从塌上爬起,双掌撑在身后支在塌沿,不自觉攥紧了一直护在右手掌心的青瓷小瓶,望着躲在黑暗中似乎在努力平复情绪的司徒琰,心口涌上一阵莫名的情绪……

她无法分辨这中有些慌乱又有些气恼还有点想逃离眼前这个人的视线的情绪到底是因何而起,但她知道这种新奇的感觉和眼前这个男人有关。

前世因为孤儿的身份,她从小就被师傅捡回深山中隐居,生活中除了师傅就是修炼,后来学有所成,为了进入更高的境界,又多是在各种遗迹中冒险,从未有异性如此接近于她……

这一世,因为女扮男装的缘故,更是从一开始就开始与所有人保持一定的距离。知道自己秘密的人,不是自己的亲人就是忠心的下属,不知道秘密的人,从一开始的关系就被限定在了朋友的界限内。

所有人,在一开始就已经被林琬在心里清楚地划定了应该所在的位置……

至今为止,也只有一个司徒琰,捉摸不定,她无法清楚地定位对方——说是友人,他们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近;说是赏识提拔她的上司,对方有时的态度又太过暧昧不清;说是觊觎美色的纨绔之徒,对方虽然言语上多有挑逗,行为却始终克制有礼,并无一般好色之徒的淫邪举止……

虽然暂时没办法想清,林琬却并不准备将自己困于这个现在难解的问题,她的目标很明确,并不准备花费过多的经历纠缠于此。

“是下官失礼了……”

两个人,一个在塌上,一个隐在黑暗中,都将自己方才从密闭的外壳中泄露出的真实内核迅速封闭,又回归回往日里的模样——一个是玩世不恭、任性妄为的王爷,一个是前途有为、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

两人相顾无言,空气如同被冰冻住了一般凝滞,虽然谁都没有说明,但在一明一暗中相互对视的两人都知道,对方此刻都戴上了最为完美的“假面”,各退一步,恢复了往日表面的平静。

“怎么——”司徒琰从暗处走出,来到放置着大氅的圈椅旁,随手将之披在肩上,遮住了敞开的里衣,也将蔓延到肩颈处的红肿遮盖的严严实实,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睨着依然呆呆坐在塌上的林琬,回身斜坐在圈椅之中,如同丝绸一般滑腻的声音盈满笑意,“小林将军是舍不得自己的药了?”

“怎么会!”林琬淡定起身,将青瓷小瓶轻轻置于塌上的案几之上,“这是我特意配置的疗伤圣药,只需轻轻薄涂于伤处,不消一夜功夫,即可痊愈……”

司徒琰挑了挑眉,有些惊讶于对方所说的药物的神奇,却并未怀疑对方话语中的真实与否。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向案几上的青瓷小瓶分去一丝余光,只淡淡地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如此灵药,林将军倒也舍得……”轻轻的喟叹很快消散在空气中,他转而示意林琬坐到外侧的圈椅上——此处距离他所坐位置足有十步远,“今日之事,是本王考虑不周,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也帮林将军打消了一部分莫须有的传闻,不是吗?相信今日之后,军中应该不会有人在私下里嚼舌根,说林将军的种种怪异之举,实是因为原是个女儿身之类的话了……”

林琬心中一跳,下意识地看向司徒琰,心中却暗自奇怪为何自己没有受到类似的消息——在军中混迹的这一年,除了随身的鹤年和手底下的兵士,其他地方她好歹也交好了不少兵士和将领,也有自己固定的眼线,消息也算灵通,却从未得到类似的线报。

她的怀疑清清楚楚地传递到司徒琰眼中,却收到对方神秘一笑,伸出一根食指点了点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如同耳语般低笑道:“小林将军不会在军中交好他人就能万事无忧吧?”

闻其言,林琬从中听到了不祥的前音,但思前想后,她有法术和丹药护身,也从未在外露出什么破绽,故而稳坐圈椅中,丝毫没有慌乱,轻嗤一声,以示对如此荒谬传言的不屑一顾,冷声道。

“我从未如此想过,倒是如此离谱的传言到底王爷是从何得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