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转载请注明来源:文华中文网whzww.com

腊月二十八,瑾卿大姐也从省城回家。

跟着她一起回家的还有炸红糖年糕条、话梅果干、蜜饯金桔、豆酥糖等小零食。

好久不见大姐了,苏玉瑶想要好好地陪陪她,而二姐瑾若也总是过来找她一起玩,她都没时间再顾上她在本草堂的那一丁点儿生意。

于是她干脆不供货了,“大过年的,歇两日,钱又赚不完。”

她这样开解着自己,被雪茶听了去,就打了个抿笑。

苏玉瑶见她笑,自己想着方才的话,也笑了——

是啊,这可不像刚来桐县时的自己,那时候恨不得每天都能找到赚钱的机会,随时随地都告诉自己不要忘记了挣钱,故而活得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幸而舅舅舅母一家对她实在是好,她那爱钻死胡同的心思过了半年才缓过来点。

之前在家中时,听到阿爹和阿娘吵架时的互相抱怨,一个说对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个则说凡事就爱跟别人比较,怎么不和离了干净。

爹娘是一对怨偶,却又因牵涉太多只好勉勉强强地过下去。

而又因她是个女儿,所以最不受亲生爹娘待见,凡事都以大哥为先。

而跟阿娘比起来,舅母就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阿爹埋怨阿娘“不贤”,舅母却实在是“贤”,对她这个外姓女儿都巴心巴肠。

所以这半年过去,苏玉瑶的气色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

“哟,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苏玉瑶主仆俩正在说说笑笑,瑾卿大姐和瑾若二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苏玉瑶见她们人手一个小背篓一把小镰刀,必定是找她来同去做什么事情。

“说说家常,大姐、二姐,咱们这是要去干什么?”

“这几日天气好,县城北郊宁远庄里的折耳根应该长起来了,我们去挖?”

瑾若自从考过之后,就成天闲着休息,今天不是拉着她去外头吃烧烤,就是在院里自己捣鼓药膳养生汤,总之是一点医书也不想再看,一日本草堂也不想再去。

年节下去挖野菜?这倒是稀奇,可苏玉瑶起了心动了念,便立刻吩咐雪茶去拿工具,自己则起身到后院抓了一小把银瓜子,想着去庄子路远,两位姐姐若是渴了,还能去买个果饮解解渴。

路上,瑾卿问起苏玉瑶如今的生意如何,今后作何打算。

苏玉瑶则老实回答:“还可以,偶尔能有一两笔订单,不过都是舅母的面子。”

最后这句她实在没有说谎,但在大姐听来,她便还全然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全凭舅母照拂。

“是阿瑶妹妹太过自谦了”,瑾若帮腔,“说是阿娘的面子,实际上东西都是她自己做的……”

弄明白个中缘由的瑾卿大姐也面露赞许之色,她是知道阿娘手艺的,虽然阿瑶妹妹可能受到了点拨,但能全部做出来被外人说水平参差,可见是下了功夫的。

而说起今后打算,苏玉瑶再次陷入了沉默。

她确实很想快点赚钱,但是又不想辜负舅母的一片心,而且还要担心外出到县城的食店做工,会让舅舅舅母失了面子。

“这样很好嘛,圣人常说,绝知此事要躬行,若真的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还真得一点一滴从小事做起。”瑾卿大姐言语间又有了学院女夫子的气度,说出来的话总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大姐说的是。”苏玉瑶说,“我会好好思量的。”

姐妹三人租了一辆大一点的马车,她们各自的丫鬟也都随坐其上。

虽说天色好,但毕竟是腊月里,还是很冷的。苏玉瑶尤其心疼他们,有时候不免有物伤其类之感,因为幼时爹娘就曾恐吓过她,“若是不听话,就把你卖出去做奴婢换钱,供你哥读书。”

所幸后来大哥书没读几年,现在又到了舅母家,她才没继续提心吊胆。

半个时辰之后,车夫将车停在了“宁远庄”的门口。

走进去一看,苏玉瑶发现其中并不大,拢共十五亩良田,一座后山,然后还有个两进小院,并后厨、猪圈、鸡舍等,麻雀虽小,倒是五脏俱全。

“这是阿爹三年前买的,但阿爹只管买,其余一切都是阿娘在照管。”瑾若说着看了一眼大姐,“这些年我们家先后买了四处庄子,宁远,宁安,宁德,还有一个……宁清庄,宁远庄还是离县城最近的,我估摸以后这里是大姐的陪嫁……”

国朝惯例,要给女儿从出生之时就要攒嫁妆,舅舅舅母当真是考虑得长远。

苏玉瑶心里好羡慕啊,她知道自己的阿爹阿娘,是一点都指望不上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冰可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华中文网w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