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华中文网【w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易感朗姆》最新章节。

楼梯传来脚步声,沈卿元的眼神有点涣散,无法聚焦,直到傅清越站在他的面前才反应过来。

“是你啊,你还在……”他闷声道。

傅清越半蹲着触碰沈卿元的眼周,带有薄茧的指腹轻揉,声音略微颤抖,“……都肿了,姐姐。”

沈卿元闻言勾了勾嘴角,脸上却没什么笑意,带着点玩笑的语气道:“是不是不好看了?”

“好看,好看……谁敢说不好看?”傅清越轻声哄着,语气有着平常不曾有过的小心与谨慎。

沈卿元摸了摸自己干裂发白的嘴唇,干涩红肿的眼角,对傅清越的话不置可否。

或许傅清越是怕他有不好的念头,可他还有一些烂人烂事没处理,还有想问话没问出口,甚至还有个他不相信的承诺在等待兑现。

他歪歪头,湿漉漉的目光扫过傅清越像对待瓷器一样的姿态,心里莫名觉得对方的小题大做有点好笑。

“傅清越,你……愿意为我做件事吗?”

“喜欢,很喜欢。”傅清越痴痴地注视着沈卿元,他觉得怎么看也看不够,他是真的觉得很好看。

他想被沈卿元命令,光是靠幻想傅清越就感觉浑身发热。

沈卿元问的是愿不愿意,傅清越回答的却是喜不喜欢,他把自己的底牌全盘托出,底线放到最低。

“……我暂时不能出门了,所以,帮我做点事。”这一次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

“请再多说两句,姐姐。”傅清越平视着沈卿元,眼底仿佛有火焰在翻涌,燃烧尽他的渴求。

沈卿元一向知道别人喜欢自己对他们做什么,只是他怠懒,往往取决于他爱不爱做,想不想说。

他想到他和承玖相处的时候,对方看起来竟然更喜欢真实的他,那个脾气很差,爱捉弄人,又怠懒娇气,害羞爱哭的他。

所以他才会给承玖开一点和别人不同的小门,因为对方本就不需要他做什么。

但在能达成自己目的的情况下,他不介意满足其他人一点实际上无关紧要的事情。

不管是对待薛亭风,还是傅清越……前者多少还是对他动了真心,不再索求,而后者对他的感情绝不是爱,是需要。

更何况傅清越本性暴虐,只是在他面前收敛隐藏,沈卿元清楚这一点。

他伸手死死抓住傅清越后脑勺的头发,生生往后扯去,傅清越只能被迫仰头看他,被羞辱处于下位的感觉却让傅清越爽到身体颤抖,只能定定地看着沈卿元张张合合的唇。

“不难,只是从林彦那里拿回一件我的东西,你能做到吗?”

“能,姐姐。”傅清越近乎虔诚地回答。

沈卿元松开手,傅清越弯腰跪在地上大喘气,他没由来地感觉一阵疲惫,连上楼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我有点累了,背我上去吧……”

傅清越急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半蹲着弓起腰背对着沈卿元。

他看了看傅清越坚硬的后背,和平常柔软不费力的怀抱根本不能比,他想他确实是有点被养坏了,撅撅嘴蔫蔫地说:“……算了,你走吧。”

“不背了吗?姐姐。”傅清越疑惑地回头,姿势保持不变。

沈卿元已经收到了沈枫晚上会回来的消息,傅清越在这里不好解释,万一沈枫又让自己标记傅清越……

他现在没办法揣摩沈枫千奇百怪的想法。

“我哥快回来了,你得走了。”

傅清越恋恋不舍地直起身,在门口穿鞋,反复抬头看依旧瘫在沙发上的沈卿元。

“等等。”闻言,傅清越双眼亮起来。

客厅一片狼藉,玻璃碎片和血迹都没有清理,沈卿元抬了抬下巴,“帮我收拾收拾再走。”

傅清越失落地脱下鞋,还是老老实实去拿拖布和扫把,最后灰溜溜地提着垃圾袋离开。

又是开关门的声音,今天沈卿元听过太多回,而这次是真的只剩下自己了。

沈卿元走进卧室,地上还铺着承玖的被褥,旁边放着一个折叠小桌,上面是承玖的笔记、录像带,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走啊。”

他坐在地面的被褥上,随手把笔记拿过来,之前承玖比赛前送给他的就是这本,只不过沈卿元还给承玖,让对方继续记录。

既然是以前送给他的自然可以打开看,沈卿元翻开笔记,前面的内容他已经熟练于心,在赛前看过很多遍,只是看来是派不上用场了。

沈卿元翻到后面没看过的部分,发现有几页是对他的记录。

喜欢吃甜,草莓,会笑。

人也很甜,亲,咬,会气。

手脚冰凉,按摩,会捉弄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文华中文网】地址:wh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