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坠——

音珂带着一张银行卡、一封录取通知书和一条裙子独自离开。

下飞机后赶上最早的一班客运大巴,翻过连绵的山跨过江河回到坐落在山坳里的常川。

她穿着初到南城那天身上穿的灰白格子衬衫和牛仔裤,扎着高高的马尾,身上背着黑色的书包。

不再是方丽珠的女儿,是音珂自己。

回到常川时天还是黄昏晓,天空飘着雾蒙蒙的小雨,空气湿冷,常川主大街店门紧闭,萧索清寂。

音珂走在路上,扫大街的环卫工人好奇的朝她张望几眼。

音珂走过,那几个环卫工人便聊起来。

“那不是音老师的女儿吗?听美玲说去跟她妈生活去了怎么会在这里?不会是她妈不要她把她赶回来了吧?”

“咳,那没良心的女人都走多少年了还真讲不定呢,音老师那么好的老师,音家老太生的那两个儿子也独大儿子音老师孝顺,就是可惜被癌症磨得年纪轻轻就去世了,好人命苦呐。”

“是啊,音老太现在的生活可不好过,那美玲厉害得很,听说厨房的门不在家的时候都要拿锁锁起来,前不久还把音老太住的地方换到了杂物室,现在都这么嫌弃老娘,要我看没多久音老太就会被赶到那个叫什么怡的破养老院去自生自灭,真是可怜。”

……

音珂站在一栋老旧的居民楼下,本就不宽的水泥路还被乱停乱放的非机动车霸占大半,居民楼不高只有四层,婶婶家住在三楼,窗户口正对着厨房,玻璃面被厚厚的油渍覆盖,看不清里面。

她背着书包踌躇在楼脚,等了片刻,在清寂的早晨,楼梯间里轻轻响起一道不太利索的拖沓脚步声,也是熟悉的脚步声。

衣衫单薄头发花白的老人出现在楼梯口时音珂笑起来,轻轻喊了一声,“奶奶。”

多久没见了,也不到一个月,可就是觉得已经分别很久很久,远去的客运大巴和老太蹒跚追赶大巴的场面却又仿佛就在昨天,那些伤心失落彷徨不安那些依依不舍全都能回味起来。

老太太见到孙女一下子就红了眼眶,颤颤巍巍从楼梯上急走下来,扑进孙女怀里紧紧抱住,把她的衣角也拽得牢牢的,像是怕弄丢了似的。

布满褶子的一双眼顷刻湿润,嘴里激动的喊着:“珂珂,我的珂珂回来了,你身上怎么这么冰?怎么回来了?你在那里过得好不好?”

太多的想念关切脱口而出,音老太一双粗糙的手捂着孙女冰凉的小手揉搓,放到嘴边呼着热气,音珂拍着奶奶的背安慰。

“你婶婶……你婶婶还在家……”音老太回头望了眼,有些对不住的望向音珂。

音珂说:“不上去,我们去吃早餐。”

在巷口的早点铺吃完早餐,走时老板像往常一样把几个瓶子递给音老太。

走在路上,音珂熟练的用一根绳子把那些瓶子沿瓶口绕几圈穿成一串拎在手里。

“奶奶,咱以后不捡废品卖了。”音珂另一只手牵起奶奶。

老太太叹息一声,“那怎么行,你爸住院的时候他那个叫高行远的初中同学来给了我一万块钱,虽然人家说不用还,但心意归心意钱还是要还的,我住在你婶婶家,本来也就帮不了什么忙,老太婆拖油瓶一个,总不能白吃白住还要向你婶婶他们伸手要钱用,这瓶子废纸壳我能捡一点算一点,刚好能锻炼身体。”

“对了珂珂,你怎么回来了?”

“当然是想您啦,我回来看看您。”

老太太高兴之余又担心起来,“那来回路费不便宜吧,你不用回来看我,你现在过的也是跟你妈伸手要钱用的日子,懂事一些,别惹她不高兴。”

“我妈对我挺好的,就是她让我回来看您的。”

音老太抬手摸了摸音珂的脸,“也倒是,我看你都比以前胖了一点,看来你妈真把你养得还不错,再说啦,我们珂珂可是女状元,多给你妈长脸啊,怎么可能不招人喜欢。”

音珂笑笑。

老太太又想起什么,将衣服里三层外三层的扒开,从内兜里掏出一支黑色诺基亚手机,“还有这个手机,我又不会用,人家教了我我也记不住,我也不敢给你婶婶知道,就一直藏在兜里,你本事可真大呢,千里迢迢能让人给我送来一支手机,就是我不中用,辜负了你一番心意。”

“没事奶奶,等晚上我给您画一个您一定能看懂的使用说明图,不过这支手机不是我给您的,是我哥给您的,他叫林逸清,对我很好,他是我妈再婚对象的儿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就要触手贴贴!

就要触手贴贴!

头发多多
【收尾中-已肥可宰】封面触手来源@豆籽【文案】:未来世界,异种入侵。怪物,异象,灾厄接踵而至……人类每日都在生死的边缘痛苦挣扎。——叶云帆就在这样的世界醒来。睁眼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天昏地暗,海啸滔天,犹如世界末日。就在这时,叶云帆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粉色小章鱼。......虽非人哉,还好不会淹死。可下一秒,无数可怖的怪物便咆哮着从巨浪中爬出,它们长开血盆大口,露出森森利齿。叶云帆:!!!小
言情全本69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