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剑赶过去,也不过数息时间,那个刚刚跟顾斟真搭讪的女弟子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而她的同伴,也摇摇欲坠。

凶手是人,不,与其说是人,不如说像是丧尸一般的东西,空有人的模样,却没有人的思想,如行尸走肉一般的东西。

徐宗悼等人或在顾斟真之前,或在顾斟真之后,齐刷刷赶到这边。

“这是……炼尸……”

有人颤抖着惊呼一声,那丧尸一般的东西其实只有一具而已,它生得极其高大,四肢修长,生前或许是一个青壮年,脸色黑青,衣衫破烂,露在外面的皮肤也都是那种黑青颜色,两个浑浊的眼珠子转动着,似乎对“炼尸”两个字起了反应。

“炼尸身后必有主使之人,大家小心!”

徐宗悼一手持剑,一手掐诀,其他人听了,纷纷作出防御或者进攻的姿态。

顾斟真提着剑,护身甲在出发之前就已经穿上,新买的符箓在储物袋里,能用的法器不多,还是要省着点。

“先解决这具尸体!”

对于缺乏施展经验又习惯服从权威的天逯山弟子来说,徐宗悼这句话一出来,攻击的动作就像从前练过无数遍似的,自然而来就流利地展开。

顾斟真比旁人稍微慢了那么一瞬,如果不是刻意观察,是绝对看不出来的,此时天色以极快的速度暗下来,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正在偷窥着一切。

出人意料的是,那具炼尸很快就倒下,然后错愕的表情爬上多人的脸上。

顾斟真不动声色地与众人拉开距离。

“怎么回事?就这么倒下了?”

有人检查了死去弟子的尸身,“一击毙命,能够让一个筑基初期毫无还手之力,怎么看也不应该是这种战斗力。”

于是,大家把目光投向那个死去弟子的同伴。

“当时,你跟她在一起,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

没有解释,反而是试图洗脱自己的嫌疑,这种行为像极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徐宗悼沉声道:“没有人怀疑你,把刚才的事原原本本地说出来。”

徐闻昭在一旁问:“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到这里?”

此处是村子外面的竹林,并没有弥漫着村子里的死气,看起来着实是平平无奇,直到现在,那具炼尸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没有一个明白说法。

天空响起一道惊雷,照亮那名弟子惨白的脸,关于刚才发生的一切,终于有了个大概。

原来,按照之前的安排,大家是各自分散调查村子周围的情况,那二人是在没有感到任何危险的情况下来到这里,本打算随便看看,结果那具炼尸就突然凭空出现,造成一死一伤的局面。

“真的,它出来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灵气波动,气息什么的,都没有。”

那名弟子已经快要崩溃了,对于不是经常经历生死存亡的人来说,好端端一个人刚才就在面前,现在却变成了一具尸体,哪儿能受得了?

顾斟真心里发毛,她总觉得还有更大的危险在后面等着,想走的话卡在喉咙里出不来,就算是现在离开,也不知道能否来得及。

“要不,赶紧禀告山门,派人过来处理?”

“你在想什么?出发之前不是又强调了一遍,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吗?眼前这件事,怎么都算是一种考验。”

听到“考验”二字,不知不觉士气振作了一些,对于仙门弟子来说,“考验”就如同顾斟真前世的考试一般,会有考试时间、考试结果、参考答案,总之有一套流程在,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够了。

徐宗悼思量片刻,缓缓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刚才那具炼尸,应该是有幕后主使在操纵,我们来了之后,它见到情况不妙,立刻逃离,炼尸没了操纵者,根本无法对我们造成威胁。”

这个解释很轻易就说服了绝大部分人,立刻就有人说:“决不能就这么放过它!”

“对,要给死去的同门报仇!”

“要报仇!”

“报仇!”

……

最后,徐宗悼说他发现附近还有一支队伍,联系他们过来,大家一起动手,就是今晚辛苦一点,要结阵自保。

都说人多力量大,既然同门的支援马上就会到来,那么也就不急着走了,于是人心因此稳定,大家另外寻了一个开阔地,布下禁制,安排巡夜值守,死去的女弟子也按照门规处置,一切看起来井井有条。

顾斟真的值夜是后半夜,所以可以先睡一觉,她哪里睡得着?

淅淅沥沥的小雨不知何时开始,雨滴越来越大,到后面甚至下起了冰雹,天上还打雷,这天气是一点儿也不让人喘息。

这次出行,顾斟真没有带帐篷什么的,但是徐宗悼那些人有带啊,一个帐篷支起来,点上蜡烛,门口再挂上灯笼,又有避雨的小小法术,似乎天气的影响也可以忽略了。

“顾道友,该我们了。”

徐闻昭来到顾斟真面前,或许是看到其他人的表现,在值夜同伴的选择上,她倾向顾斟真。

“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华中文网【w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顾斟真修仙回忆录》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白荔猫
(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都说了我很娇纵了》求收藏)(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登基,从穿成外道女修起》)■■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一是天生神童,却母亲早逝。二是幼年受尽万千......
言情连载13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月港

月港

喜福
简介:【18号入v,入v当天万字更新~】唐月舒是家族里最叛逆的那个,家里铺好了一条锦衣玉食的路,让她能当上风光的富太太。她一声不吭跑去巴黎留学,家里停掉了她的卡,没吃过苦的大小姐第一次......
言情连载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