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火》转载请注明来源:文华中文网whzww.com

何佩如尝试摁下多余的思绪,尽量简短的和顾兆谦解释。

尤其是因为这场误会,她潜意识里觉得没必要跟他讲太多。

“嗯?怎么就不想麻烦我了。”

顾兆谦忍不住蹙眉,这样的何佩如显然是比平时反常。

表面上看起来她整个人温和且没有杀伤力,可实际上说出来的话却变得陌生。

何佩如没想过恰恰今天会再见到顾兆谦,更没想过他会如此追问。

睁了睁眼,蓦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应答。

“不用觉得麻烦到我或者不好意思。”他转过头,何佩如切身感受到他直白的眼神,“又不是什么难事。”

蒋奕辞正好从书房出来,并没有错过顾兆谦单方面的说辞,第一时间附和赞同:“对啊,他都差不多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你和他客气什么?”

因为方晓欣告诉她的那些事情,就算何佩如现在满腔疑问,但还是将想说的话咽下。

她知道自己再不应答就不仅显得生硬,而且还会露出破绽,只好赶紧如同掩饰般答道:“我已经把演讲稿写好了,等下次还有其他事情再找谦哥帮忙。”

至于下次是什么时候,完全可以由她自己决定。

“难怪不用阿谦帮忙。”蒋奕辞笑着在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打趣道,“阿如自己可以做好的话,阿谦的确就派不上用场了。”

舅舅的话变相将何佩如从尴尬无措中解救,她应道:“放心吧,我自己就可以。”

她从未这般渴望过可以立即转移和顾兆谦有关的话题,更不希望坐如针毡一样感受到来自他的关注。

这时她的手机一连收到几条新消息,似乎给了她一个逃脱的借口,对坐在沙发上的两人说道:“我去趟洗手间。”

然而何佩如却如芒在背,感觉有一道目光牢牢跟随在她的身后。

直到关上洗手间的门,她掏出手机,是方晓欣。

方晓欣:[对了,早上太激动忘了问你。]

方晓欣:[你知道你舅舅那枚粉钻裸石打算拍来干嘛吗?]

何佩如:[你怎么知道那是我舅舅想要的?]

方晓欣:[拍卖会开始之前就有风声这样说,既然你是代表蒋家去的拍卖会,那肯定就符合这个说法了。]

她的推测没错。

何佩如同样好奇过这个问题,但是蒋奕辞从来没有说过,她自然不好过问。

何佩如:[我也不知道他打算用来干嘛。]

方晓欣:[你舅舅真的好神秘,那枚可是这段时间里拍卖会出现过最大的粉钻。]

方晓欣:[有没有可能是他打算作为礼物送给某位女人?]

何佩如:[我也觉得舅舅他很神秘……]

何佩如:[可是好像我回到蒋家以来,也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他感情方面的事情。]

方晓欣:[那太可惜了,等我这段时间去打听一下再告诉你。]

何佩如没敢在洗手间待太久,匆忙回复了方晓欣的消息后,洗了个手佯装如常地走了出来。

菲佣已经将晚餐布置的差不多,顾兆谦留在蒋家吃晚餐好像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她当即决定要削弱自己的存在感。

让她没想到的是,蒋奕辞竟然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引到她的身上,问道:“觉得昨晚的拍卖会怎么样?我们都觉得以后可以放心把拍卖会交给你去参加。”

何佩如勾唇浅笑,答道:“拍卖会挺有意思的,还能学到很多东西。”

只是刚说完,她就想起刚才方晓欣发来的消息,用余光偷偷看了眼蒋奕辞。

她对顾兆谦的了解屈指可数,但是因为家人的这层身份,让她忘了蒋奕辞和顾兆谦旗鼓相当。

他们除了在商界上叱咤风云,私事均是藏得滴水不漏。

经过方晓欣的提醒后她同样好奇那没粉钻的用途和打算送给谁,但到底是不敢问出口。

于是冲淡了横亘在何佩如心中与顾兆谦有关的那些事情,她一边吃着晚餐,一边安静地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

好在她完全没有被这些事情影响到胃口。就连最后的甜品也吃的一干二净。

-

何佩如不知道的是,她今天的沉默根本逃不过这两个男人的眼睛,单凭蛛丝马迹就轻松感觉到她的不对劲。

蒋奕辞疑惑地跟顾兆谦打了个眼色,得到一致的回应后,他们默契地没有立即提起。

而是等到时机没那么突兀,蒋奕辞起身说道:“阿谦,来一下书房。”

“好。”

顾兆谦跟了过去。

今天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蒋家,只是因为拿走和蒋奕辞合作的项目文件,但是没想到会发现何佩如的异样。

他刚把书房的门关上,就听见蒋奕辞说道:“今天阿如有点反常。”

陈述的语气显然不是猜测,而是肯定这个说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桃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华中文网w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李世民为弟弟心声头疼中

木兰竹
晋阳唐国公府有一对双生子。哥哥李世民身强力壮武艺高强,弟弟李玄霸自出生起药不离口。时人都称,双生子有奇妙的心灵感应。唐国公府二公子李世民证实,传闻是真的。在被李玄霸心中的惊人之语数次惊得面色大变后,李世民和双生弟弟商量。“阿玄,你知道你稍稍集中精神,哥哥就能听见你心里说什么吗?能不能别集中精神?哥哥不想听。”远近闻名的光风霁月病弱公子李玄霸:“我不。你不满,你也说啊。”身体健康,但精神力没李玄霸这
言情连载102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