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完老首领的泽田纲吉松了一口气。

一切果然如太宰治说的那样,老首领时时刻刻都在关注他使用异能的情况。精神镬烁的老者抱着他的双肩连连说好,并鼓励他没事可以多练习练习,尽快掌握自己的异能力。

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情,纲吉或许只会单纯的以为对方在关心他。现在的纲吉更加畏惧老首领,而在畏惧之下也有些隐隐的期待。

——那个通过老首领善意对待他的人,究竟是谁呢?

纲吉本来鼓足了勇气想要问关于印痕的事情,但是当他将手背伸到对方面前的瞬间,老首领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允许一样贪婪的握住纲吉的手,粗糙的手指一遍遍抚摸着红色的印痕,痴迷病态又疯狂。

“啊啊啊……多么美丽,多么美丽啊……”他喘息着,过于干瘦的身体就像是苏醒的木乃伊,眼睛又睁的极大,吓得纲吉汗毛倒数:“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一切都属于你……”他就像是复读机一样一遍遍重复,到最后才用微不可闻地声音呢喃着:“遵照契约,您将予我永生……”

纲吉忍无可忍一把抽回了手连退几步,呆站在原地的老首领仿佛这才从幻境中回过神。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但这份难看转瞬即逝,当纲吉再看过去时只剩下一如既往的和蔼笑脸:“抱歉,我的孩子,我只是太高兴了。”

纲吉干笑:“没、没关系,我先回去了!”

老首领自然不会阻止,或者说至今为止他都从未在明面上拒绝过纲吉的所有要求。

一身冷汗的从首领室出来,纲吉总算松了口气。方才的一幕足以跻身惊悚电影,现在回想起来依旧不寒而栗——刚刚老首领那疯狂的表现,简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迷幻了一样。

——那样奇怪的、将之称呼为“美丽”的奇怪用词。好的破案了,绝对是那个奇奇怪怪的名叫“布克”的孩子!

谜题被解开,却展露出了更大的谜题。哪怕迟钝如泽田纲吉,也能明确的知晓布克并不想自己恢复过去的记忆。而真正和自己的过去息息相关的,是一个叫做“格瑞儿”的女性,而且极有可能,这位女性也是个非人类。

但无论是哪一个人,都是凭自己找不到的。而老首领那副明显受制于人的表现,八成也不会给他带来助力……

想到这里,未来的首领沮丧的叹了口气。

不过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老首领果然很高兴自己点燃了火焰,那么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迁怒到旁人身上了。

自己果然要继续练习怎么点燃火焰才行,不管是为了身边大家的安全,还是为自己有能力保护周围的人。

哪怕再恐惧着布克的诅咒,在这个混乱的世道,他必须拥有力量才行。

彻底下了决心后,他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

正打算带着自己的助理团离开,纲吉突然听到了远处的电梯声响。抬头看去,一位须发花白带着单片眼镜的老绅士带着四个人从电梯里走出,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未来的首领,老绅士微微愣了下,随即优雅的弯下腰向少年行了一个礼:“居然有幸遇到少主大人,失礼了。”

“请抬起头来了广津……君。”天知道纲吉用了多大的努力才向这个年龄至少是自己三倍的广津柳浪用出这样的称呼:“之前多谢您——你帮忙挑选我的助理,还有那些游戏和小说,我很喜欢,谢谢你!”

他很喜欢这位动作说话都极为优雅绅士,对方是港口mafia战斗部队“黑蜥蜴”的百人长广津柳浪,比起总让他毛骨悚然的老首领,广津柳浪才更符合他心目中港口mafia首领的样子,也算是他理想中的父亲型。更不用说这位立足港口mafia许多年的老资历一点都没有长辈的架子,对待纲吉十分温和友善,也非常的贴心。

本来除了刚开始引路外,纲吉的一应事务都与武斗派的黑蜥蜴无关,但这位细心的绅士依旧发现了未来首领心中的不安,专门买了当下最热门的小说和游戏,让兰堂给了他。

——如果港口mafia的首领是广津先生就好了。

纲吉大逆不道的在心底碎碎念。

“少主大人也太客气了,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广津柳浪客客气气的侧身为纲吉让开路:“您先去忙,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请随时联系我。首领还有要事召唤,我就先不陪少主大人了。”

纲吉当然不会反对,正准备离开,他突然发现广津柳浪的脸上有一道细细的划痕:“广津——君,你的脸?”

“真是失礼了,让少主大人看到我不雅的样子。”广津柳浪就像是哄小孩一样的口气温声道:“只是与异能科有些许摩擦,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势。”

纲吉这才发现,不只是带头的广津柳浪,就连他身后跟着的四个人,露在外部的皮肤都多少带点伤,让人不禁猜测掩盖在衣服下的伤势有多少。

他自己还在不久之前受到了高濑会的狙击……

未来的首领有一种预感,一场压抑已久的风暴正在慢慢来袭。

…………

………………

但是无论再如何凶猛的风暴都不会影响到现在的泽田纲吉,这次受袭像是生活中的小意外,他的生活再度恢复了平静。

时间就这样平稳的度过了一个半月。

8月底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就算是关系好如纲吉和中原中也,都宁可在手机里多聊两句,不想去大街上遭受太阳的毒打。

太宰治成了他这里的常客,纲吉要什么给什么的溺爱成功吸引了黑猫一样的鸢眼少年,经常猫在纲吉的游戏室一边吃着各种点心一边和未来的首领联机打游戏。虽然嘴上经常嫌弃纲吉各种菜鸡,但是时至今日两个人依旧腻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

要说这期间的收获,最大的莫过于他对异能的掌握。感谢太宰治的提点,他发现想要点燃火焰,前置条件就是带上那双材质奇异的毛线手套。然后通过不断的练习,十次里总有那么……一次,他是可以点燃火焰的。

太宰治嫌弃的翻死鱼眼:“纲吉君也太笨了。”

进来帮忙送饮料的兰堂早就习惯了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之间没有尊卑的相处模式,就跟没听到一样放下东西,快步离开了对他来说过于寒冷的冷气房间。

纲吉喝着加了冰的可乐可怜兮兮地辩解:“我觉得进度还不错,我本来就是个普通人嘛,可没有太宰君那么厉害。”

太宰治冷哼了一声,继续没骨头一样缩在沙发里低头看书没理他。

纲吉坐在朋友身边翻开一本漫画新刊:“要看看这个吗?这是新出的侦探推理漫画,感觉很有意思,可惜要下周才能知道谁是凶手。”

感受到少年的热情,太宰治反手把书抽了过来,简直就像是随便翻翻一样的快速过了一遍,看了还不到二分之一就把书扔了回去:“凶手是立花。”

纲吉睁大了眼睛:“立花荣小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华中文网【w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纲吉的横滨!》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