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而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华中文网w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冬夜冷极,寒山道上渺无人烟。点点微凉落在发间,江意若有所感地抬起眸,一侧小脸紧贴在男人身上,看到飘落在黑衣上的白雪,随着身下人的吐息不住起伏。

风声自耳畔呼啸而过,江意缩在这人怀里,却分毫觉不出寒意。如刀的冷风皆被拦在身外,纷扬的飞雪尽数落在晏玦的外氅上。江意呼出一口白气,暖融融的,好似仍窝在罗衾里,仍身在睡梦中一般。

晏玦并没同她说起此行的路程,江意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再睁开双眸时,天已然亮了。

万木凋零,枯草凝霜,千山城的千川百河都落了雪。江意有些懵懂地被放了下来,仰起脸看向身旁的晏玦,晏玦则垂下眸,只伸手拂去江意发的一小片枯叶,以目示意她跟上自己,便径直推开晏府的府门,迈步往里走。

千山城的晏府,江意并非头一回来了。她抿了抿唇,便敛起眸中神色,亦步亦趋地跟在晏玦身后。

晏玦走得并不快,江意跟得便也轻松。待到一处小院,晏玦伸手叩了两下院门,那门便“吱呀”一声,从内里缓缓启开。

晏玦并不防备她跟进来,却也并未出言相邀。江意脚步一顿,微探身往院内瞧了瞧,踌躇了瞬,还是提起裙摆快走几步跟上。

院内候着一小童,只八九岁模样。晏玦径自走到院内的石桌前,打开桌上的木盒,将盒内的物件取出。江意正凑到桌前,抬眸望去,赫然便是那对许久未见的赤阑镯。

她一下怔住,若有所思地看着晏玦拿起赤阑,收到怀中的布包内。那小童便朝着二人施了一礼,恭声道:“少主,此物是元仪殿下前日遣人送来的。”

晏玦颔首应下,侧目嘱咐道:“镯子我取走,将此盒拿去烧了。莫声张。”

小童应诺,晏玦这才放下心来,目光落向身旁的小公主,温声道:“走吧。”

他取出赤阑镯时并没避着江意,江意明白他的意思,便乖顺地跟着他往府外走。晏府内并不太冷,他们走着的小路上却半条人影也无。

到了府门,晏玦照例将手按在门上,轻轻覆上了门内的明纹。江意忙伸手拉住他的衣袂,由他带着打开府门,回到城外的檐下。

赤阑镯正收在晏玦的怀中,觉察到衣袖上小小的拉拽之意消失,他便转过身来,看向身后的江意。

她生得好看,面上神色却是淡淡的,只一双秀气的眉微蹙。鸦睫敛下,江意默默地垂眸思索,连何时松了些扯着他衣袖的力道也不清楚。

雪下得紧了些,晏玦取下外氅抖了抖上面的落白,重又披回肩上。江意抬起眸来,正对上他冷寂的目光。

他好似总是笑着的,走在她身前的步伐沉稳而舒缓,垂眸同她交谈时,声调也清冽温和。这样种种总会使人迷离,忘却他其实身居高处,也忘却他其实加冠不久,年纪不大。

两人对视了一瞬,目光毫无征兆地交汇在一起。江意垂在身侧的指节微弯,揽了揽自己长长的衣袖,眸光转而投向一旁的两级短阶,却并未见到她侧过脸前,那人眸中消融的落雪。

她的回避之意太过明显,晏玦眉心一跳,下意识地不愿见到她眸中的防备之色。

江意低垂着眸,紧了紧裹着身子的霜叶红斗篷,却不知面上的几分不悦被人尽收眼底。身前静寂了片刻,便传来一阵窸窸窣窣之声,随即眸光一晃,一个眼熟的布包被递到她的面前。

江意蓦地蹙起眉抬眸看他,晏玦便微弯起唇,带着笑道:“愿意拿着,就给你。”

江意将信将疑地接过,动了动唇,刚想开口,便觉出头顶传来熟悉的力道。是这人又轻车熟路地揉上了她的脑袋,得了便宜还要蓄意调笑她:“本就是要拿给江珩的,你既愿意捧着,便放你那好了。”

小公主这才明白自己误会了他,这人并非是要独占赤阑镯,也并非有意试探她,但……谁准许他不事先说清楚?

赤阑镯本就是燕汜的物件,昔日齐瑾托她带给江珩,她懵懵懂懂地应了,随后竟不了了之。

镯子没拿到,哥哥也不见踪影。那时的她并不知镯子仍在齐瑾手里,难得有件江珩留下的信物,依着这人的脾性,又怎会轻易放手。

此番辗转靖水,是池步月遣人自鱼凉将赤阑镯拿了来,安放在靖水晏府,借晏玦之手交与江珩。

齐瑾是否知情,察觉信物失窃后又该如何恼怒,这都不是小公主应当忧心的。江意只双颊微微泛红,迟疑着接过布包,在深冬的雪日里甚至隐隐觉出几分热意。

晏玦见她垂眸抿唇,一言不发,只将怀中布包揽得更紧,便心知小公主是略感羞惭了。雪势渐小,他也未再多言,只无奈地轻笑了声,替她掖好散开了一角的布包,唇边弯起:“那便好好抱着,走罢。”

这一路走了许久,其间他们还在客栈休憩了几晚。其余的时日,江意困倦了便缩在晏玦怀中,默默闭起双眸,而晏玦却始终未曾停步。江意无论何时迷迷糊糊地醒来,都能觉出耳畔飒飒风响,日月不时流转,已然又过了一天。

燕汜的雪已然止住了,都城曲间遍地张灯结彩,是终年难得一遇的热闹景况。自城门到燕汜王宫还有段距离,江意抬起眸,轻声让晏玦将自己放下。

天色暗淡,焰火与爆竹却昼夜不歇,映得好似白日。人潮如织,江意却分毫不觉得推攘,路旁的商户与游人皆带着熟悉的笑意,秉着熟悉的口音,是她十数年间在那座高塔之上见惯了的、燕汜的岁暮。

燕汜的王宫里矗立着一座高塔,每逢年关,那些公子公主便会登上高塔之巅,与百姓同享元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